陳S ir揚言(第1459期)
  家長們遭遇的停課還是不停課的糾結,反映出來的是教育與氣象聯動機制的漏洞。在這個漏洞沒有補上之前,我提議———
  春夏之交,強對流天氣神經兮兮說來就來。孩子要不要上學成為了無數家長的糾結。微博上看到有家長抱怨教育局不發停課通知,害得自己身水身汗送孩子上學,也有家長抱怨如果下大雨就停課,孩子獨自在家沒人管很危險只好帶到辦公室。而教育局方面的回應是,廣州很大,已經通知各區教育局自行決定,黃色暴雨警告未達到停課標準,除非紅色,否則一律要上學。這個問題事關千家萬戶又牽牽連連,先不好追問是誰家的責任,要仔細掰開說說清楚才能理出個頭緒。
  首先一點必須明確:假如氣象臺掛出紅色暴雨警告,已經達到停課標準,教育局———不管是區局還是市局———是不是不發通知各校也可以自動停課?各位家長是不是哪怕沒有收到任何通知都可以自行通知孩子不用上學?如果現在還不清楚的話,竊以為市教育局有必要向公眾說清楚。這一點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可以在災害性天氣危險最大的時候降低事故的可能性。
  然後的問題就是黃色的了。按照教育局的解釋,黃色暴雨警告是必須要上學的。但是假如黃色暴雨警報+雷暴+大風呢?這個搞不清楚。周一廣州一早電閃雷鳴風大雨大,有家長說能見度不到20米,這樣的天氣雖然就雨而言還沒有達到紅色警告,但是也夠嚇人的了,如果還不停課,教育局和學校是否有必要發個通知———今天照常上課,請各位知照並註意安全?
  有人在微博上挖苦廣州市教育局長屈哨兵在暴風雨中沒有哨兵的敏捷。當時我看了覺得好笑,也為屈局長在心中稍微抱了一下不平。什麼時候該發什麼號令都有條文規定的,局長也不能說發就發。屈哨兵在回應媒體時表示,由於當天的暴雨尚未達到紅色預警級別,很難在全市層面做統一部署,但已提前通知各個區教育局根據本區域的天氣情況作出是否停課的決定。但是,仔細咀嚼一下局長的話,我覺得還算不上嚴絲合縫。雖說天有不測風雲,暴雨說來就來說走就走,但是以廣州這個亞熱帶城市,下暴雨也算不得什麼多少年一遇的怪事啦,若有約定,也用不著提前通知各區自行決定。在制度上直接把“停課權”下放給各區就是。
  不過我的這個提議也有致命漏洞。現在我們可以看到的廣州市的天氣預報是廣州市全域的天氣預報,根本就沒有以區為單位發佈的天氣預報更不要說以區為單位的氣象預警。假如把“停課權”下放給各區教育局,那麼他們又以什麼為根據決定停課還是不停課呢?總不能各區教育局長一下雨就搬個小凳子坐在教育局門口仰望天空啊。
  可見,周一廣州廣大家長們遭遇的停課還是不停課的糾結,反映出來的是教育與氣象聯動機制的漏洞。在這個漏洞沒有補上之前,我提議暫時把停課權交給各校的校長。由校長來決定是否停課。師者父母心。這點最重要。如果情況不至於嚴重到要停課,校長斷不會“捨得”停課。但是哪怕危險天氣預警未到紅色,而情況的確不適宜本校學生冒險來上學,校長也斷不會“捨得”讓學生冒險。□陳揚  (原標題:把停課權交給校長如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h62rhoqex 的頭像
rh62rhoqex

2007年5月5日

rh62rhoqe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